换个姿势看新闻,换个态度玩吐槽!
页面二维码

分享文章到微信

分享到:

中国青年报:中国体育偶像起落的背后

2019-01-18 09:49 编辑:admin浏览次数:

导读 : 本报记者 梁璇《中国青年报》(2015年08月10日12版) 中国泳坛新一代偶像宁泽涛在比赛中准备出发。CFP供图 在宁泽涛之前,中国短距离游泳并非没有过历史性的突破。 1996年亚特兰大

  “李宁时代,需要创造更好的竞技表现,不管过程怎样,更加关注结果,少了更多同理心和体谅,人性化的东西比较少。”在张庆看来,不同时代的偶像“包袱”不同,而对刘翔的态度其实有所变化,“对刘翔,从最初对竞技要求的失望到后来人民想知道真相,这是人们从对结果关注到更在意过程的变化。”但无论“包袱”的表现如何,“背后都有巨大期待产生的压力。”

中国青年报:中国体育偶像起落的背后

  “基本可以判断宁泽涛为新一代巨星,但他明年在里约的表现会有很大影响,且其体制内和军人的身份具有特殊性,可能会限制到他的商业价值开发,甚至出现有价无市或者低频次商业应用的可能。”张庆表示,体育“偶像”更讲求持续性,“与文艺明星不同,要靠硬实力,所以宁泽涛的未来还有待观察。”

  但竞技水平始终逃不开“最终走向衰败”的规律,想保持稳定并非易事。在世锦赛最后一个比赛日,19岁的叶诗文交出最后一个答卷——400米女子个人混合游泳预赛小组第八名,这个连决赛都未能挺进的名次,甚至比主项200米混合游泳决赛第八的成绩更尴尬。而叶诗文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坦承,“从2013年之后,我就没有伦敦奥运会时那么敢冲敢拼了,当时起得太高,遇到低谷情绪就会产生波动。”而这一心态,令这个在伦敦奥运会上震惊世界的姑娘自巴塞罗那世锦赛至今,一直未能找到平衡。

  在易剑东看来,快速消费文化流行的当下,文艺明星偶像的扩散,“令体育明星也逐渐被颜值化了”,但体育明星永远需要靠赛场上的表现来维持偶像价值。因此,即便宁泽涛在创造历史后,在50米自由泳比赛中小组垫底未进决赛被视作“世界上最能被容忍的失利”,但竞技状态能否持续,甚至里约奥运会能否再创辉煌,都会成为影响宁泽涛商业价值及个人品牌效应的关键。

  中国泳坛新一代偶像宁泽涛在比赛中准备出发。CFP供图

  在易剑东看来,“偶像包袱太重可能是因为崇拜者的单一、偏执乃至无知导致的。真正深刻理解项目发展规律,运动员职业特殊规律的人,就不会要求过高。然而,如果大家都专业,理性,就不会有所谓偶像了。”因此,中国迫切需要提升全社会的“体育素养”,才能孕育理性的体育文化,优秀运动员才能健康科学地成长,可惜,“即便宁泽涛在奥运会上也拿到冠军,但他也无法避免刘翔遭遇的社会压力,因为我们的时代环境没有质的提升。”

  我们为什么需要体育“偶像”

  这一幕,被视作中国游泳队在本届游泳世锦赛上最令人遐想的一幕。用体育营销专家张庆的话来说:“这个成绩来得太是时候了。”因为自姚明、李娜、刘翔相继退役,与中国体育“姚刘李”时代接踵的是一个“旧人已去新人未现的明星断档期”,无论从市场的角度还是中国竞技体育发展的角度,都在等待超级明星的出现。而因相貌出众、自亚运会后便人气骤增的宁泽涛,此前正缺乏一个世界级成绩的突破,直到在比赛中最后5米时反超对手率先触壁,这个谦逊、英俊的年轻人便让标志性“偶像”的虚位有了明确的期待。

  在宁泽涛之前,中国短距离游泳并非没有过历史性的突破。

  还有一点与前辈不同,宁泽涛的“偶像”地位在去年亚运会后已经奠定,出色的成绩让更多人注意到这个“颜值爆表”的运动员,基于互联网平台的传播早已让宁泽涛具备了相当人气。他曾通过3件事发现自己“红了”——“微博粉丝一夜间由1万变成60万;去逛免税店被围观,最终只能落荒而逃;去接受媒体采访,所有人都在鼓掌。”而这种待遇,2004年的刘翔、2008年的林丹、2012年的孙杨都曾有过,但他们“红”的表现,更多是从产生决定性成绩的一刻才开始。

  就像任何领域的市场竞争一样,“没有竞争者,领先地位的品牌会缺乏动力。”在张庆看来,宁泽涛的出现会让孙杨对自我定位有所审视,“无论促进自我品牌形象的管理和竞技水平的提升,都有帮助。”这是曾经的孙杨具备雄厚的竞技实力,却未能填补时代“偶像”空白的关键,高压下封闭成长与个性中的叛逆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创造历史后发生碰撞,既撞出了性格鲜明的“孙萌萌”,也撞出了不停在负面新闻与辉煌成绩间徘徊的“孙杨”。他的出现让人们开始反思对新时代体育明星“包容的底线”,也让世界看到了中国运动员“陌生”的一面。

最新资讯
头条新闻
最新资讯
精彩推荐